周总理视察云南大学
作者:刘兴育时间:2017-12-18

今年410日是周总理视察云南大学44周年的日子。岁月催人,当年见到过周总理的学生如今已是年过六旬的才人。然而提及此事仍是兴奋不已,现任香港《当代诗》编委、香港散文诗学会副会长的林子,是当年见周总理的学生之五。她深情地回忆到:那是星期天中午一、两点钟,她正在球场上打篮球,忽见许多同学都涌向学校内的北门城墙缺口处,挤得水泄不通,后面还有人在呼喊:“周总理来了,周总理来了!”这突如其来的喜讯让她兴奋不已,抱着球就冲了过去。她看见周总理穿着一件深黑色的中山呢服,络腮胡好象刚刮过,右手弯曲羰放在胸襟前,就旬我们经常看到的总理的典型形象一样。他精神抖擞,非常健康,同行的还有其他几个随行人员。同学们不断高呼“周总理好,周总理好。”总理一边微笑着向大家挥手致意,一边向同学们讲道:“祝同学们学习好、工作好、身体好”

周总理走进映秋院学生宿舍,在进楼右边一间大宿舍看了一下,转出来又看了楼梯边一间较小的宿舍。他一边看一边说:“你们住得挤了点,房里的光线也不太好”。同学们说:“总理,别看了,这座宿舍楼太旧了,空气也不好,还是到校园去看看吧”。总理微笑着说:“好吧,我们到外边走走”。总理边走边问尾随在后的同学“每月伙食费是多少”,“身体状况如何”,“学生每周有多少学习时间”。周总理视察了学校的教室、宿舍和食堂,看望师生后乘车从校园的北后门离开。

见到总理的同学兴奋了好几天,未见到问题的同学十分懊悔。邻近院校的学生听到这个消息后,也络绎不绝地到云大:“总理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他乘坐的汽车是什么颜色?什么型号?车号是多少?”等等。

周总理是在出度印尼首都雅加达召开的亚非会议前,途径昆明并做短暂留时亲临云大视察的。44年来有不少同志撰写文章缅怀总理,叙述当时的情景,但对周总理到云大的时间说法不一,有的说是四月某日,有的则说是五月的某日,就是一些正式出版发行的书刊也各说不一。

为何在周总理视察云大时间上说法不一?当时新中国诞生不久,帝国主义及盘踞在台湾的国民党蒋介石不甘心失败,时常进行颠覆破坏活动。46日周总理在国务院第八次全体会议上,作出我国政府将派代表团参加亚非会议的决定,在公布代表团组成人员名单后,我国政府就获悉美国和蒋介石特务机关正积极布署对我国代表团将要乘坐的印度飞机进行破坏,以实现暗杀以周总理为首的代表团人员和破坏亚非会议的阴谋。411日,我国出席亚非会议倒霉部分人员的座机“喀什米尔公主号”失事,为此我国政府对这次代表团人员的出访时间、路线等对外保密。周总理到云大,事前学校未接到任何通过,当天学校领导只有值班的刘绍文副教务长,他陪同周总理视察。当时学校对此事未留下任何文字记录,这给后来考证周总理云大的时间带了许多困难。

云大从事党史桃史研究的人员,在考证周总理何时到云大的问题上态度十分严肃认真,他们不是仅凭某几个人的回忆就得出结论。撰写《云南大学志·大事记》的陶李为此查阅了大量资料,整理出周总理19554月份每天活动的情况一览表,建议当年见过总理的一些校友,搜集他们的回忆。朱惠荣教授一些公开的档案部门,找不到当年记录周总理视察云大的文字资料,就到省公安厅去寻找,以为公安厅负责所有中央首长到云南的警卫工作,也会对总理来云大的时间有记录,但在省公安厅查问档案资料后也未完全解决问题。

199710月,云大校友总会派人到天津召开校友座谈会。会上,校友总会秘书长、党史校史办主任张文逸了解到到会校友中有的是见过周总理视察云大的学生,就向他们做调查。中文系57届毕业生、现为天津市44中退休教师的胡开亮说道:“我不仅是周总理视察云大的见证人,而且还对此做了日记,这本日记至今还完整地保存着。”胡开亮的日记引起了张文逸的重视,他认为这是目前为止最有说服力的一份证实周总理何时视察云大的原始材料,于是向胡开亮征集。张文逸等返昆不久,就收到胡开亮从天津寄来的日记复印件。日记清楚地记着周总理来云大视察的时间是1955410日(星期天)。张文逸立即将日记交给《云南大学志》主编吴道源,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才下来。

周恩来总理视察云南大学是所有云大人常常缅怀,并感到十分骄傲和荣幸的一件大事。虽然44年过去了,然而周总理那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风貌却常常地刻在云大人的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