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环境之翘楚 历史文化积淀之奇葩
作者:档案馆时间:2008-07-08

钟楼稀声盈滇宇 棠紫樱红映翠堤

艳阳炯激凌云志 流金学苑盖兴来

贡院缘拔文运蕾 东陆物相尊知行

攸司至公明圣地 典雅会泽济群英

为国求贤趋经使 龙门道启凤凰腾

“荒远偏僻的山国,峰连绵兮岳纵横;文化的电浪透不过它巉岩三无蹭蹬,学术的光波照不澈它幽谷的阴沉。但在那濯濯赤土之下,却藏着无数的萌芽!有人在群峰的巓顶,创设了推动的使人,想藉她传导学术的热力,想藉她放射文化的光明。使这无数的新种,得充分的繁荣。可爱的东大呀①,你便是这使人的化身。……”七十八年前,1929年4月20日,云南大学迎来了创校七周年诞辰,举行了首次校庆纪念活动。以上是东大本科一年级学生刘存忠的校庆祝词段语。刘存忠还写道:“自你诞生以后,经过许多艰苦的历程。黑夜狰狞的魔鬼,向你作出可怕的恶醆;无情的狂风暴雨莫邪向你频加侵凌。但你终从荆天棘地之内,奋斗处无限新生。”

筚路蓝缕的东陆大学始建,其创业之艰苦,守成和发展之匪易,回眸史纪,耳濡目染。云大文化创始人,首任校长董则于建校七周年《东陆大学特刊》中说:“学术文化之倡导发展,益成为不可缓之务。固未可因其难而忽之。盖惟其难而其需愈切,此本校之所以应斯使命而创始,而发育,而以有今日也。”“本校既应时而出,与环境奋斗,期有所成,为建设国家之一助。故自开办以还,劳心焦思。惨淡经营,艰苦所不避,牺牲所弗恤,毁誉所不计,凡可以赴鹄者,摩顶放踵而为之。”董泽还总结道:“居今日之中国,而言发展学术,尤忧乎其难,云南之文化学术由来久矣,自楚蹻迄两爨②,迄元明清开疆拓宇之盛,二三千年,辉煌胜绩,不烦一一指。迄于近今,东之辟,及外域。”

莘莘士子,急难知艰,勤耘七载,硕果初绽,桃李争春。随于校庆同年,1929年(民国十八年)十二月再举行本科第二届,预科第七届暨附中第一届毕业典礼,其纪盛有诗语楹联为证。联曰: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喜年年盛典宏开,金碧辉光桑梓地;

刚日读经,柔日读史,更日日新知培养,丹青事业栋梁材。

又联曰:

盛典又宏开,脱颖快觇新学士;

云程初起轫,发硎佇看显真才。

东陆文化,源远流长;缘起科举,贡院为先。汇桃李之芳园,擢贤能之乐事。原东陆大学国文教授袁嘉谷在其所撰《贡院》一文中曾写道:“东陆大学,就省会旧贡院而设。大学之始,即贡院之终也。以地理言,左金马、右碧鸡,枕蛇山、面翠湖,《滇系》所谓他省所无。以历史言,则数百年科举人才皆出其中。”据1455年《云南图经志》编撰人,明云南右布政使陈文所记:“贡院之设为取士也。士之育于学校,于山林,艺成而道明,故当宾兴之。岁应科目而来者率于此焉群试之。其试之法,我朝斟酌历代已行者而折衷之,诚为至当,无非杜伟进而欲得其材以为世用也。”清康熙四十七年(即1708年),云南布政使刘荫枢清廉勤慎,曾疏淩昆明池,修筑六河岸闸,重视文教交运,其所书纂《重建贡院碑记》述贡院史绩最为详尽,每加批点,辨析贬责,防微杜渐。如其对贡院在建修维的漫长岁月中泛泛久远筹谋之批语与希望:“天下事,为之也常难;坏之也恒易。贡院之设。于今五十余载矣。每科加修,不过饰耳目,应故事,微论湫隘难堪,有玷大典。即其木欲折,瓦欲坠,壁欲颓,岌岌不可终日之势,赖诸公拮据而工成,盖亦难矣。愿后之君子,有实心任事者,乘其完而未雨绸缪,则斯工也,将传之千百年久矣!”书既讫,他继续书法感慨曰:“天下功,兴不自兴,有相因而兴者;成不自成,有相辅而成者。余甲申夏四月抵滇,览其山川,察其云物,彬彬如也。既澂课卷千余篇读之,奇伟之气居多。”……“登进士之路既宽,奋发之念愈胜。岂非山川云物之气,贤人君子之心,相契无言,符于物表,天道人事,交济而有功者乎!吾知鸿儒辈出,名贤代起。文章事业,光辅太平,滇之盛,将自此无量矣!”

董泽任事期间,新修贡院至公堂晋大学礼堂,时任东陆大学秘书之华振先生曾精撰新修堂记;言及“宾兴重抡才,学校宏造士”,盖最高学府之境域,宜择之钟灵毓秀,以启文运而润芳华,并曷以跃瞻观之壮,而昭礼乐之隆。“归贡院杰出会垣北隅,后枕商山,前瞻九龙池,形势高敞,气象炫宏,乔木多荫,市场远隔,占景物之盛,屏尘嚣之气。……”“至公堂,昔日贡举大典之堂也。明永乐中,题建于巡抚王文,一修于嘉靖,再修于万历,三修于清康熙,四修于嘉庆,五修于道光。其后每科场之年,有司辄支库帑修葺。科举废,学校兴,世阅沧桑,依然存在。……各省贡院鼎革以来,屡经兵燹 ,或兴茂草之嗟,或作樵苏之叹。颓垣断壁,靡有孑遗,偶有存者,非榛芜没石,即堂庑尘封。惟滇南贡院,不作驻兵之场,迭为育才之地。而至公堂又若鲁之灵光,岿然独存,岂彼苍呵护,常留作金碧名山之点缀耶?实由滇省义师云起,豪杰景从。虽经烽火仓皇,而耕市无变。投戈息马,礼教修明,化形于上,俗美于下。故邦之人士,咸知古迹之保存。留大学之宏模,表天南之文物,昭示来许,兴起观感。仰前征于弗替,发思古之幽情,棫仆作人,菁莪造土。则此至公堂,将与东陆大学同兹不朽,不亦盛欤?”“堂记”佳韵丰涵,引胜瞩目,魅力殊显。缮抒回茬数则以飨士友。“兹礼堂隆庠序之规,胜地有湖山之美,国内名流,海邦硕彦,或因政事之征求,或为邦交之修睦,凡慕会泽省长风采而来者,莫不乐观创办之大学。当春秋之佳日,集嘉会于斯堂,进退揖让之仪,动定周旋之节。学生耳濡目染,莫不肃然庄敬而俨然威严。不宁惟是,乘客馀暇,贤哲荟萃,谈学理,浚新知,讲论一堂,足以引起敬业乐群之念。而岁时始业,庆典修仪,济济斯堂,尤兴博习亲师爱国明伦之感。夫典礼少仪之不讲久矣,宜荡检逾闲之日见其甚也。今大学之校规校训,悬示礼堂,致知力行之说,修己治人之道,昭然若揭。忧之深故言之切,虑之远故说之详。古之经训,璨然复明于世者皆由上有礼,斯下有学也。所以笃其端本,用意深矣。”“欲访归闻于故老,宜彰余韵废墟,而至此公堂也。在昔承平钟鼓,既雅颂之频昭。晚清告朔饩羊,尚流风之未艾。雨公③司长综握教纲,志存国粹,笃征文献,望古思深,更鉴于品节沦丧,士习日偷,故于提倡礼仪,尤齝齝致意,即以礼堂为不可缺,乃就至公堂原式而更新之。火龙黼黻昭其文,五色比象昭其物。于是庳者以崇,坏者以整,缺者以补,朴者以华,匾额屏联,一仍旧贯。”

东陆大学首届毕业学生彭元槐,受政府资送,到全国各地考察,参访了包括香港大学在内的三十八所知名大学之后,于其赞美东陆大学校园天然环境的著文中曾写道:“我还记得陶行知先生说,他对于选择大学校址,曾受过一二次之委托,虽始终未实现,心目中却悬有几个目标,以为寻访的依据。他心里所悬的目标有五:一要雄伟,可以振奋;二要美丽,可以令人欣赏;三要阔大,可以使人胸襟开拓,度量宽宏;四要富于历史,使人常能领略数百年以来之人物,以启发他们光大国粹的心思;五要便于交通,使人常接触外界思潮,以引起他们自新不已的精神。他拿这五种目标,参观国内大学二十余处,但要看一个尽善尽美,完全令人满意的大学校址,却没有找到。不料在这偏僻的云南,我们东陆大学的校址所具有的环境,却无意间与陶先生所悬的五种目标,洽相吻合。”彭元槐还说:“我们云南既有这样天然环境优越的一个东陆大学校址,足以夸耀全国,应该可以罗致第一流的教师,培养第一流的人才,创造第一流的学术。”

1927年5月,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派调查员朱庭祜来视察,其至6月5日所写出的《视察东陆大学报告》中对东大校园称赞曰:“四周风景绝佳,以其建筑之庄严灿烂,并擅此湖光山色,不啻在中国西南方面辟一新世界焉。”报告中还说:“由前述之环境上,历史上以及种种事实上情形观之,东陆大学实为中国西南方面不可少之储才学校,其进行步骤亦得要领。”报告中又说:“就同类机关如上海南洋大学、南京东南大学、天津南开大学等比较之,该大学所有以往成绩与效率,居优胜地位。以其时间之短,进行之速,与办理之认真,至有今日所知之效果,可谓难能可贵矣。”

校园景观文化之重要影响不宜忽视,以环境为母体的大学文化特色不难类比,1885年成立于美国加利福尼亚洲的著名大学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首任校长乔丹曾在开学典礼上致辞说:“学校的这些建筑长廊连同它们那华贵的圆柱,也将会对学生的教育培养起到积极的作用。其每一块砌墙的石头,必定会给学生以美和真的感染熏陶。”世界上最早的大学之一,成立于1231年的萨莱诺大学(Salerno University)曾经名噪一时,积淀过辉灼的医学文化历史;它之所以成为早期的知名大学,其教育资源除有名大师汇集、经典医学高悠历史传统暨相对的专业和可观的社会需求外,学校的自然环境更是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萨莱诺地处交通要道,具治疗效果的温泉遍布,作为历史上有名的疗养胜地在欧洲享有盛名。于是,其鼎盛时期深深地吸引了欧洲各地青年前往求学从医。

“巍峨东陆,寰囿翠堤揽滇宇;挺拔仰止,泛储瀛洲育精英。”

会泽院的建成,几与东陆大学的诞生同步,为大学文化增添了锦绮内涵,成为云大校园景观的灼辉亮点,并一直是滇省文化教育“旗艦”的同义词。1929年,东陆大学本科第一班毕业生林景泰在其《东陆大学十六咏》中,首先为会泽院和至公堂谱写了加注的赞美诗语:

(一) 会泽新院

崇楼三级④顶平铺,亚字琉窗凸字庐;

谁悟法言铸颜句,精金百炼一洪炉。

(二) 至公右堂

五百余年一古堂,明清两代大文章;

雕梁飞处蟠龙虎,绮户开时舞凤凰。

迈进二十一世纪,欣祝八五寿诞;综窥学苑星光,频迎亮点纷呈。远续衡鑑泽清,近湧文渊英华;谐配德龙逸夫,锦缀物理文津。新启洋浦因特,士子经汇楠园;中山邦翰楼雅,会泽湖水晶莹。雨苍庆来道远,华实不负辛耕。

今日重温会泽院奠基暨开学礼式盛况,大学创办人唐继尧和校长董泽相继致词。董泽说:“…故本大学于最短时间中告成。至内部之组织,分预本两科,其目的创办人已说过。一便于开学;二造成最好之学风;三研究东亚文化,吸收欧美学术,俾另融成一良好之文化;四培养专门人才,以建设云南,开发富源;五国与国间之了解,全在学术。欧战以后,正义人道之说大昌,本大学拟成为世界学者与学者、学校与学校、人民与人民在国际之互相了解,互相扶助者。”董泽还说:“是东陆大学,非一人之所专有,更非云南的、中国的,实世界的也。”各国驻滇领事、英国领事斯来、美国领事迈尔、法国领事白达等,随之先后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恭祝讲话;斯来说:“教育事业对社会的进步,国家的强盛有重大意义。”迈尔说:“欧美各国于16世纪能得到大的进步,大多归功于教育及实用技术与科学之功。”白达说:“东陆大学之设,不但为西南各省之表率,将来亦是中国各省之模范。”白达先生并同时朗诵了他的四言赞美诗句祝词:

省长唐公,利民福国;实业振兴,教育滋殖。

守旧道德,启新智识;农工既重,商科复立。

法政师范,专门肆习;学子莘莘,风从云集。

大学特开,高标东陆;冀进群治,英才乐育。

昆海文蔚,华山毓秀;赞书经营,更有董君。

校舍观成,中外树声;敬致祝词,籍表心倾。

1932年到1934年间,东陆大学两易其名,从私利东大易省立东大,再易省立云大;第三任校长何瑶于《云南省立东陆大学校刊(第六届毕业纪念号)》发刊词中曾这样总述道:“要之,吾人当以为欲救中国,当从建设事业起;欲建设事业之完成,当从一省一地建设起;欲建设一省一地,非使之现代化不为功;现代化者何,学术化而已。本校以其使命之所在,不复自量,窃欲于学术有所尽力,进而促成一省一地之建设,更进而于救国大业中效厥绵薄,然后不负本校设立之初意与政府社会维持之苦心,此吾人所夙夜兢兢努力以赴之者也。”1937年3月,何瑶还在《云南大学特刊》发刊词中写道:“云南地处边陲,国防綦重,山川纵横,物产繁衍。且近年来政府致力于全省经济与文化之建设,需才孔多。本校为适应环境与需要特扩置必要学系以应急需。理工学院现设土木工程、采矿冶金及数理三系;文法学院现设中国文学、法律、政治经济及教育四系;医学院现设医学专修科。在校学生共三百零二人。上年为提高新生入学程度及供教育系学生实习计,开办附属中学;现有高中二班,计一百零九人。……本校近年来竞努力于院系之调整,学生资格之限制,课程标准之规定及设备之充实諸大端,均具有相当基础。本年复拟定四年扩充计划,呈请省政府鉴核施行。总其大要,约有二端:一、本注重实用科学之原则,因应云南环境与需要,继续推广理工各学系并扩充其设备,以确工业建设之根基。二、本体用兼顾之原则,倡导分科研究并注重技术训练,以培植各项专业之实际人才。此即本校今后努力之方针也。”

创业维艰,守成不易,发展难。熊庆来作为第四任校长于1937年末开始主校,云南大学变为国立,办校的经济依托获得提升。熊庆来于翌年的开学典礼上说:“我们国内的大学,要寻找一个能够和法之巴黎大学、英之剑桥大学、德之格廷根大学媲美的尚不可得。不是我们的校舍不如。自己认为他们的优点有三:一、教本课程精当切实,社会需要的高等技术人才可由是产生;二、研究设备完善,教师指导有方,有志后进,在良好环境的良好指导下,得熏陶磨练,成为学术上之支柱;三、对于学术本身有重要贡献,于学校之精神上增加无上的价值。盖大学不仅是一培养人才之机关,而同时是一学术之源泉。”熊庆来在建校二十七周年的感言中有说:“学校可视为一有机体,有其存在,亦有其生命与精神。其生命系表现于所有之教学工作、研究工作以及师生之种种高尚活动;其精神内则表现于教学之成绩,研究之结果,与夫德行之砥砺;外则表现于师生对社会之影响,校友对社会国家服务之努力。吾校之成立,迄今凡二十有七年,可贵者,即在此悠长岁月中,其学术生命,未尝稍断;学术精神,则日就表扬;夫大学之重要,不在其存在,而在其学术之生命与精神。”

忆往峥嵘岁月稠,校庆盖届点春秋。第五任校长秦瓒在云南大学二十八周年校庆特刊发刊词中写道:“今年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的校庆,特别值得纪念与庆祝,所以大家心弦上都充满了重获新生的情绪。……今年的校庆日,也正是我们履行新任务的开始。我们必须要克服一切困难,继续搞好自己的这一当前课题,以期完成改造旧教育和建设新教育这一艰巨任务。”

高治国校长,年轮第七任。在那‘文革’邪风、人文扭曲的历史误会年代,一茬劲蕾,标新立异,顶风独秀,擎举《学校工作必须以教学为中心》暨《办好学校,必须调动教师的积极性》两幡横批,为学苑育萃的奥涵宗津正名。

1993年4月20日,大学七十周年盛典,也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校庆日。镌刻着“对真理和知识的追求,并为之奋斗,是人的最高品质之一”的爱因斯坦纪念碑喜现云南大学校园。蕴义莘莘学子培养崇高品格,塑造人文精神,孜孜追求真理,和谐发展做人。跨世纪的2003年,“非典”挡不住,盛世更魅人。云南大学八十周年大庆,贡院考棚东号舍内,栩栩如生的考官与贡生(蜡像)入驻,复现了千年科举“学而优则仕”的优越擢才传统经纬;循旋观览之必迪之奋发,促人上进。更有胜者,兴比“三杰”、融入南疆,创学得道,邑人冠之以‘东陆瑰宝’、‘云嶺奇葩’、‘大地之子’等旖旎谥称而无愧翘楚,兹董泽、熊庆来、李广田等三位校长之半身巨塑铜像,亦鹤立文物馆、寄驻《熊庆来故居》,端庄肃穆,雍容大度,乃继爱因斯坦碑之后又一靓丽校园景观。不惟瞻仰,不祧之祖;奚啻感怀,万事之师!世纪渊源历史文化之淀积,珍惜的人文景观掌故玲琅满目,文墨厚重,内涵彰绮,底蕴精英。


注释:

①东大即云南大学的开创名‘东陆大学’。

②两爨指两块绝版爨体墨宝碑刻,其一为出于南朝宋大明二年,即公元458年的‘爨龙颜碑’,简称‘大爨’,清道光年间于云南陆良县发现;今仍于陆良县作为国家重点文物保存。另一为东晋大亨四年,即公元405年刻立的‘爨宝子碑’,简称‘小爨’,清乾隆四十三年,即公元1778年于云南曲靖杨旗田村出土,今仍于曲靖市作为国家重点文物保存。历代书法家都高评二爨风格独特,达到很高的艺术境界,为“南碑之冠”、“神品第一”,视为国宝、极品。夫今日云大会泽院正面台壁所镌刻的“會澤百家,至公天下”,其中的七个字字体即源摘于两爨。

③雨公指董泽校长,其子雨苍,时兼任云南省教育司司长

④三级,会泽院分一楼、二楼,加地下室共三级;亚、字,会泽院窗形似亚字,院基平面图似‘字’字;法言,指合乎礼法之言;颜句,颜元之句(颜元是清初思想家、教育家,注重“实学”,强调“行动”);一洪炉乃一熔铸人才之地。